1. <table id="shys7"><code id="shys7"></code></table>
    2. <var id="shys7"></var>
        甘肃福彩网甘肃福彩网官网甘肃福彩网网址甘肃福彩网注册甘肃福彩网app甘肃福彩网平台甘肃福彩网邀请码甘肃福彩网网登录甘肃福彩网开户甘肃福彩网手机版甘肃福彩网app下载甘肃福彩网ios甘肃福彩网可靠吗

        學院全景
         
        您的位置: 首頁 > 信息服務 > 媒體漳衛 > 正文
        《閩南日報》無語良師 我替他們述說故事
        2020-04-07 16:06   審核人:   (點擊次數:)

        4月7日,《閩南日報》第3版專版報道了我院部份遺體捐獻者的故事。15位捐獻者的遺體,留在了漳州衛生職業學院。他們當中,有副師級的八路軍戰士,有歸國華僑,有大學老師,有懵懂的少年,還有剛剛出生、尚來不及取名的嬰孩……他們被尊稱為“無語良師”,業界也稱之為“大體老師”。他們將自己的軀體奉獻給醫學——

        “寧愿讓醫學生在我身上劃上千刀,也不愿他們在病人身上錯劃一刀”。

        一套軍裝,又或是一副眼鏡、一幅畫作,甚至還有小朋友的游戲機,這些遺體捐獻者的遺物靜靜地放置在漳州衛生職業學院醫學倫理教育館的櫥窗內,以凝固的姿態告訴世人,它們的主人曾經來過,又留下了什么。

        清明時節,記者來到漳州衛生職業學院,了解這些“無語良師”遺物背后的故事。

         

        全省首例捐贈遺體夫婦

        奉獻一生,把身體也留給國家

        “當我們與世界告別時,難道不該留下一點什么嗎?對于這個養育了我們的世界來說,最好的道別就是留下身上的那些對其他生命有用的東西。”這是全省首例捐贈遺體夫婦、歸國華僑邱振興和陳瑞琴,生前在捐獻遺體公證儀式上的講話。

        生以中國人為榮,寸心寸力回報社會;死以捐贈身軀為義,一膚一發寫衷情。如今,他們的講話稿成為一份遺物,靜靜躺在漳州衛生職業學院的醫學倫理教育館內,供人瞻仰。

        邱振興和陳瑞琴,生前是印度尼西亞華僑。1960年10月,一紙香港僑利公司的船票,把他們一家人送上了“大寶安”號,由此踏上歸國之路。船發印尼泗水,遙抵廣東黃埔,他們成為國家接待的第三批歸僑。幾經輾轉,最終被安置在龍海雙第華僑農場。

        彼時正值困難時期,雙第華僑農場也處于拓荒起步階段。邱振興與其他歸僑一起扛起了鋤頭,而他的愛人陳瑞琴則在當地學校任教。當時的條件實在太艱苦了,為了生存,邱家甚至開始變賣從國外帶回來的物資,勉強度日。

        后來,一部分人選擇了離開,但回到祖國懷抱的邱振興夫婦誓不言退,因為,祖國是他們心心念念的地方,腳下踩著的就是親愛的故鄉。還在印尼時,他們就牽掛著遠方的祖國。新中國成立后,每逢國慶節,他們都在家門口掛上五星紅旗,以示慶賀紀念。

        在印尼期間,邱振興和陳瑞琴夫婦倆就一直以樂善好施揚名。他們常年救濟困難華僑,不圖回報,每逢國內遭受自然災害時,他們還會與僑胞們發起義賣、募捐等活動,把款項寄回國內。歸國后,苦樂相間,但他們不改初心、從不抱怨,甚至瞞著子女,悄悄用退休金資助殘障學生。

        “在祖國的懷抱里,退休后又領了三十多年的退休金,現在沒有什么好回報社會的,就讓遺體回報國家、幫助他人。”生前,陳瑞琴沒少對女兒念叨。她從小就有一個愿望,希望成為一名救死扶傷的醫生,但終究沒能實現,“捐獻遺體”,也許正好是她實現年輕時夢想的另一種方式。正因如此,當他們夫婦把一家人叫到跟前,告知決定共同捐獻遺體的想法時,孩子們一點也不驚訝。

        2002年4月,邱振興夫婦致信福建省紅十字會,表達捐獻遺體的心愿。2003年4月7日,兩位老人同時簽下遺體捐獻意向書,并辦理了公證手續。經福建省紅十字會確認,他們是福建省首對自愿捐獻遺體的夫婦。2007年和2016年,邱振興夫婦先 后過世,遺體全部捐獻給漳州衛生職業學院。

        至此,這對歸國華僑終于雙雙完成生前遺愿。

        ☉本報記者 朱俊輝

         

        走過槍林彈雨的“老八路”

        這里,是他心中的歸宿

        一身戎裝,倥傯半生;一面黨旗,滿腔赤誠。

        在漳州衛生職業學院的醫學倫理教育館內,擺放著已故老八路軍戰士、遺體捐獻者劉琦的遺物,那是一身綠軍裝,在它的旁邊,還整齊疊放著一面黨旗。

        “爺爺過世時,唯一交代的后事就是‘他想穿著軍裝走’。”清明雨紛紛,愈發思先人,說起自己的祖父劉琦,孫女劉曉露思緒回潮,竟至哽咽,帶著我們一起走近那位戎馬半生的山東漢子。

        劉琦生于1924年,山東文登人,1941年9月參加革命,從此踏上軍旅生涯。他一路征戰,參加過抗日戰爭、淮海戰役、渡江戰役、上海戰役和解放福建的戰斗。

        槍林彈雨下,他屢立戰功,榮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嘉獎二次;烽火歲月中,他火速成長,歷任連隊通信員、軍大學員、團政治部宣傳干事、師文化科副科長、師青年科科長、師獨立工兵營政委、團政治處主任、團副政委、政委等職。

        一路南下,他最終留在了漳州。1981年10月,劉琦住進漳州軍分區第二離職干部休養所,成為一名副師職離休干部。

        作為一名軍官,他愛兵如子、惜兵勝己。在兒女的記憶中,在職時的父親,很少在家與家人共處,大多是與戰士們在一起。每年的大年夜,頂替士兵站崗對他而言是常有的事。為了讓自己的士兵離開軍營后樂業安居,奔忙于部隊干部轉業事宜的他,甚至放棄了參加女兒的婚禮。作為一名父親,他純粹正直、不徇私情。大女兒從部隊退伍分配工作時,本想靠父親的關系去個好單位,但面對請求,他卻始終不肯點頭。這樣的事情多了,兒女們也習慣了。

        2003年,劉琦在看到一則關于遺體捐贈的新聞報道后,第一次鄭重地向家人表達了意愿:“在我生命結束后,不搞遺體告別,不開追悼會;當心臟停止跳動后,穿上軍服,蓋上黨旗,即把遺體交給人民,由醫務系統進行醫學病理研究。”

        2009年5月的一天,老人家在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的陪同下,來到漳州衛生職業學院,參觀了人體生命科學館和醫學倫理教育館。參觀后,即在人體解剖綜合實驗室里認真填寫《志愿捐獻遺體申請登記表》,并鄭重地交給了市紅十字會和學院遺體接受站。

        2011年5月29日,87歲的劉琦走完了他的風雨人生路,并以令人敬佩的方式,完成了遺體捐獻。

        “我是唯物主義者,我是共產黨人。自入伍以來,就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為我一生的宗旨;尤其是加入中國共產黨后,我就把我的一生包括生命交給了黨的事業;活著的一生是為黨和人民服務的一生,死后也屬于黨和人民。”

        生前,他就立下了這樣的遺囑。如今,他真的做到了。

        ☉本報記者 朱俊輝

         

        不再啟動的游戲機 寄托永不消逝的愛

        在一排遺體捐獻者的遺物中,我們注意到一個特別的存在——兒童掌上游戲機。它是那個年代流行的玩具,如今卻孤零零地躺在那里。時光倏忽,十載有余。

        我們不知道,這個遺物的背后,深藏著怎樣的故事,也不敢貿然打擾。我們只知道,它也許曾是那個孩子最喜愛的東西,是父母之愛在這個世界上有形的傳遞。

        游戲機的小主人與大多數人一樣,是父母眼中的天使、掌上的寶貝。當短暫的生命在這個世界上畫上句點,他的父母,必然承受著無盡的悲痛與無奈,但之后的選擇,則是父母對生命、對孩子更深切的理解。以小小身軀寫就的大愛,那又何嘗不是一種延續與寄托?

        ☉本報記者 朱俊輝

         

        已是首條
        下一條:漳州電視臺:緬懷“無語良師” 致敬生命
        關閉窗口
        甘肃福彩网{{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